山的這頭水的那頭,有一群有心人
廣汽扶貧:農村有廣闊天地

“晚上八點半,村民們準備了文藝晚會表演,飯后一起來看吧。”6月22日晚,清遠連州市九陂鎮聯一村黨群服務中心打破了白天嚴肅的辦公氛圍,搖身一變成為張燈結彩的晚會舞臺。晚上八點剛過,現場已有數十名村民圍著這個“臨時舞臺”就坐,當中不少阿姨穿著統一的閃亮舞服,在一旁默默加緊練習。

“聯一村慶祝建黨九十九周年文藝晚會正式開始!”這個熱鬧的晚上,有一個人很忙,在說完開場白之后,他馬上加入表演中來,站在了前方的領舞位置。這個人不是本地村民,而是廣汽集團駐聯一村第一書記、扶貧工作隊隊長劉龍騰。

聯一村慶祝建黨九十九周年文藝晚會表演現場

2019年初才來到聯一村的劉龍騰,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努力,已經和村民們打成一片了。這段時間里,在廣汽集團資助援建文化室的同時,劉龍騰充分發揮自己熱愛跳廣場舞的優勢,不定期到各個村帶領大家跳廣場舞,并努力創造為聯一村各個舞蹈隊展示自己的機會。如今,聯一村廣場舞隊由2支增至4支。

實際上,這里的“異鄉人”并非只有劉龍騰。自2016年以來,廣汽集團以競聘選拔的方式,派遣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企業員工,來到連州九陂鎮的聯一、白石、四聯村擔任駐村干部。他們不僅帶來了幫扶資金,還把廣汽集團先進的企業管理理念及方法融入到扶貧工作中。 

“現在這里完全沒有貧困村的影子,但是一看以前的照片對比就很明顯了,這些都是大家努力出來的成果。”劉龍騰感嘆道。2016年起,廣汽集團定點幫扶的清遠連州市九陂鎮聯一村、白石村和四聯村3個貧困村。經過四年幫扶,累計投入幫扶資金6323.16萬元(其中自籌幫扶4474.4萬元),233貧困戶586貧困人口全部脫貧,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到1.4萬元,村集體收入達到30萬元。

扶貧干部不易當,誰當誰知道

結束白天的工作后,劉龍騰終于歇下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了。然而沒過多久,劉龍騰又要離席了。“他剛剛接到貧困戶的電話,說是有些急事要處理的,所以就先過去了。”同行的一人提到。

扶貧工作需要有什么過人之處?想必體力是一個很重要的“指標”。6月22日當天,劉龍騰在結束白天常規工作和晚會主持工作后,并沒能直接回家休息,而是開車3~4小時從連州前往廣州,準備第二天下午在廣汽集團舉行的紀念建黨99周年暨第二屆廣汽文化節專題分享會的演講。 

“這樣很累吧,為什么不第二天早上再回呢?”對此,劉龍騰表示,這并非自己第一次連夜開車回廣州,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節奏。“如果白天再回,那么一整個早上都要耗在路上了,晚上開車回就不怕影響到第二天的工作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為了更好地展開扶貧工作,劉龍騰是“拖家帶口”來連州的。2019年駐村工作后,劉龍騰說服在廣東省一級小學任教的教師妻子進村義務助教,帶著三歲的兒子,和劉龍騰一起來到連州生活。他承認,這一舉動確實有“私心”。 

劉龍騰來連州之時,村子里剛建好的達康幼兒園,雖然硬件條件不錯,但師資上還是有所欠缺。山區農村貧困家庭出生的他,因為家里窮,對兒時營養不足、缺乏智力開發和為讀書費用發愁的那段經歷印象非常深刻,所以接任扶貧工作后,高度重視達康幼兒園的軟實力。

而劉龍騰的妻子本身學商務英語專業,來連州前是一名小學數學老師,他便打算讓妻子每周到幼兒園去義務教孩子們學英語,這樣讓農村的幼兒教育也能向一線城市看齊。另一方面,劉龍騰也能在工作之余更好地兼顧家庭了。

達康幼兒園 

不過,并非每個扶貧干部都能像劉龍騰一樣,在連州同時兼顧扶貧和家庭。父親節當天,廣汽集團駐四聯村第一書記、扶貧工作隊隊長霍溥源發了一條“酸味十足”的朋友圈,配文提到“身在山里的老父親沒有禮物收”。

霍溥源是兩個孩子的爸爸,提起當初來連州,霍溥源也直言“給家里人做了很多思想工作”,加之2020年上半年疫情的影響,霍溥源回家的頻率也被迫減少了。不過,霍溥源并沒有后悔自己的決定,“我從小也是生活在農村,很喜歡民風淳樸的感覺,當時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,所以現在也想幫助生活在農村的人,來到這里從村民身上也學會了很多。” 

霍溥源回憶在這里的點點滴滴,提到此前走訪某個五保戶時,他的家里無論何時都是收拾得整整齊齊一塵不染,堪比企業5S水平等級。從此,霍溥源自己也開始向其看齊,不管是生活還是工作都盡量做到井井有條。

當被問到扶貧工作最“心累”是什么時,扶貧隊的答案竟然不是家人思想工作,亦不是工作強度和工作壓力之大,而是前期的“語言不通和認同感不強”。

“語言不通,一開始真的很影響交流,很擔心影響村民對我們的認同感。當然我們還不是最難的一批,第一批成員到來時肯定還面臨著更多的難題。”霍溥源表示,連州當地村民很多都是講的客家話,一開始需要人員幫忙翻譯,經過一年多的“鍛煉”,盡管現在依舊是不怎么會講,但是已經能聽懂絕大部分的客家話。

曾經有一位村民怒氣沖沖地找到霍溥源,說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了,而廣汽集團負責扶貧工作,所以一口認定是霍溥源取消的。后來,霍溥源幫這位村民找到了低保被取消的原因,并且幫助他重新辦理相關手續,這一誤會才得以消除。

人生有三重境界,可用充滿禪機的一段語言來概括: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。對于扶貧工作來說,何嘗不是需要經歷這幾個觀念的轉折?扶貧干部需要做海量工作,才能讓當地村民知道,扶貧不意味著大家的生活變得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,而是“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”,并且山更美水更清,生活品質會更好。

“能幫到他們,自然就會得到認可”

從質疑到認可,大概需要多長時間?可能是一年,可能是一個月,可能是一天,也有可能只需一個瞬間。“真正能幫到村民,他們也就會認可我們了。”霍溥源笑著說道。

6月下旬的一個晴天,扶貧隊帶領走訪人員去了解村里的一些變化,偶爾在路上遇到當地的村民,對方會和扶貧隊成員打招呼,而他們也會熱情回應。沿著鄉間小路,扶貧隊來到了四聯村的一家便民士多,墻上一行字寫著“四聯村新時期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項目”。

藍秀連經營的便民士多 

這家便民士多的老板娘,是43歲的藍秀連。她是四聯村里的一名貧困戶,獨自一人照顧年邁的家婆和4個小孩。 

前幾年,由于小兒子還很小,藍秀連只能去附近的針織廠做一些手工活,上班的時候也得背著兒子過去。另一方面,藍秀連的大女兒張紫怡正值初升高階段,因為家庭困難而萌生出輟學打工的念頭。“我肯定不支持她輟學,我希望她能多讀書,不要像我一樣沒怎么讀書。”藍秀連提到。 

基于藍秀連家庭的情況,廣汽集團扶貧隊也伸出了援手,決定在張屋村路口為她租一間房,并投入2萬元幫扶其開一家“便民士多”店鋪,同時在采購等方面幫助小賣部“上軌道”。而對于藍秀連的大女兒,扶貧隊跟她詳細講解政府和廣汽集團的助學政策,鼓勵并幫助她一起選學校、選專業,最終順利入讀警校。

在這幾年時間里,除了“士多老板娘”以外,藍秀連還兼任送桶裝水、手工員、保潔員、養雞戶等多個角色,最多的時候一個人做6份工作,靠自己雙手“脫貧摘帽”。如今,小賣部基本上由藍秀連自己運營,采購等各個方面都是她一手操辦。

藍秀連笑著說,讓她真正能夠“忙起來”,除了是扶貧隊給予的機會和鼓勵外,自己也不用帶著小兒子四處奔波了。目前,藍秀連的小兒子已經就讀廣汽集團全資援建的達康幼兒園,與全園其他90名小朋友一起共度美好童年。

回憶起這幾年的變化,藍秀連感嘆道,現在沒有以前那么忙了,日子一天天也在變好,“總算是熬過來了。” 

“我女兒去年就開始在學校里面兼職了,很懂事。前兩天她剛到深圳實習,現在每月有2000多元的補貼。我那天還給她發了8.8元的開工紅包,她收到了之后很開心,微信和我說謝謝老媽。”提起大女兒時,藍秀連月牙兒似的眼睛無不透露著滿足的笑容。

告別“等靠要”,貧困戶靠雙手“摘帽” 

廣汽集團扶貧隊在和我們交流中,提到最多的一句話是“希望我們撤退后,貧困戶依舊能夠靠自己雙手過上更好的生活,而不是‘等、靠、要’。”

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,是廣汽集團扶貧干部對貧困戶幫扶的原則。在廣汽集團扶貧隊的幫助下,除了四聯村的藍秀連,聯一村的一名貧困戶鄧海華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鄧海華家的房子在幾年前進行了危房改造,如今無論是外觀還是屋內,房子都給人帶來一種整潔舒服的感覺,告別了此前破舊瓦房的形象。

出生于1993年的鄧海華吃過不少苦頭,15年前父親去世,令家庭經濟陷入困境。初中畢業后,先后在東莞、深圳打工,直到2016年扶貧工作隊幫其住所進行危房改造,回家處理相關事宜,這一回就直到了現在,“選擇留在家鄉,是考慮到我媽媽有精神問題需要人照顧,更是看到了家鄉的變化”。

鄧海華決定留鄉后,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,2017年5月~2019年4月一直到連州市祺連農產品有限公司廚房上班,每個月收入2000多元。后來,鄧海華參加連州市九陂鎮安排的粵菜師傅培訓,并到連州某酒家宵夜檔廚房做砧板工。“每個月有4000多元,所以苦點累點沒關系,趁自己現在還年輕,可以多儲蓄點創業資金,早一點實現自己的夢想。”

看到積極奮進的年輕人愿意回鄉發展,扶貧工作隊也一直為鄧海華的夢想“保駕護航”。扶貧工作隊經常舉行不同類型的培訓,劉龍騰每次看到合適的也會第一時間告訴鄧海華。2019年,鄧海華先后考取了汽車美容師證和汽車駕駛證,如今晚上上班,白天在村里發展養殖。扶貧工作隊還協助其申請小額免息貸款,希望他在帶動村民脫貧致富上走得更遠。

“我從視頻軟件上看到有養蜂人在教授養蜂方法,自己也在山上成功實踐過幾次,希望能開自己的一家蜂蜜店,不過名字還沒想好。”鄧海華說到這時,忍不住把自家蜂蜜拿出來給我們品嘗。蜂蜜水確實很甜,但鄧海華不知道,他憧憬未來時的笑容比蜂蜜還要更甜。

授之以魚”,更要“授之以漁 

盡管早已離開祺連公司,但是提到這段回憶時,鄧海華依舊非常感謝這里帶給他的不一樣的體驗,“很難想象家鄉的腐竹廠能做到這么高端”。 

祺連公司的工人在車間作業

作為廣汽集團精準扶貧產業幫扶項目,祺連是一家豆制品加工廠,通過對當地和其它地區的黃豆黑豆加工生產高品質腐竹,打造完整的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的扶貧產業鏈,共引入扶貧資金600萬元。一方面,祺連公司希望為當地村民帶來增收,另一方面也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。目前,祺連公司共為當地提供了30個就業崗位,大部分是連州戶籍人員,其中廣汽對口幫扶村15人,占比50%,貧困戶7人,占比23%。

此外,廣汽集團也將工業化技術帶到了聯一村朝陽綠色蔬菜種植基地,智慧農業基地二期主要包含視頻監控系統、自動澆灌系統。從播種,到施肥、澆水、除草,再到采摘全過程都在系統監控之下,實現農產品的可追溯。自動澆灌系統減少了早晚各一次澆水的人工成本。

不過俗話說得好,隔行如隔山。從汽車行業到農產品行業,各位“汽車人”難免在發展前期面對“前路迷茫”的局面。對于祺連公司總經理盤文弋而言,技術可以通過外部合作進行“補課”,但是生產和管理的規范化差異,則經歷了較長一段時間,真正落實并非說一句話那么簡單。 

腐竹生產不如汽車行業有那么多國家標準和行業規范,而是多為小作坊式生產。經過反復調研和商討后,祺連公司還是作出了從5S入手的決定,“用造汽車的思路去造腐竹”。但是,傳統腐竹生產并沒有那么多的講究,而且很多工人都是干了幾十年農活的人,剛開始不認同這套做法。

汽車行業有句名言:先造人,后造車。為了打破不利局面,祺連公司組織了首批招聘的員工代表到廣汽下屬企業去實地參觀,現代化的工廠管理給了員工們極大的震撼。這次的參觀無疑實現了作用,大家一致認為應該共同努力,創造一個干凈、整潔、安全、舒適的工作環境。

另一方面,為了讓員工在管理上有參與度,祺連公司采取由下而上的做法,頒布某個《作業指導書》前,會先讓班組長引導員工逐步按要求去做,試行一段時間后根據實際情況作出修訂,最終才會正式頒布文件。

“祺連公司成立這幾年來,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工廠附近發生山火,其中一些小顆粒飄進了生產車間內。接到報告后,我們第一時間進到提皮車間了解情況,決定將臨窗兩條提皮槽生產的腐竹全部予以報廢。對于不少工人來說,以往小作坊生產中沾灰是很平常的事情,但是我們希望借此給員工傳遞一個信號。”盤文戈提到。

2020 年 5 月,“祺連生鮮生活館”電商平臺正式上線運營。關于今年的發展重點,盤文戈提到,希望在拓寬銷售渠道的同時,培養更多的管理和技術人才。

“最大的愿望是,我們離開祺連公司以后這里依舊實現‘自轉’,目前也在逐步培養員工發現問題、改善問題的能力。”盤文戈笑言,“我們相信,農村有廣闊天地。” 

聯一村風景

 

午夜免费啪视频在线,99久久点在线精品,婷婷五月色综合色,国语92午夜福利2000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