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让一帮普通人去帮助另一帮普通人
——2019中国互联网行业CSR论坛·圆桌对话

主持人

刘卫华    中国企业公民委员会专职副会长

对话嘉宾

耿 乐    蓝城兄弟创始人&CEO、淡蓝公益创始人

孙 乾    美菜网企业社会责任总监、扶贫战略委员会秘书长

熊华俊    中电标协社责委秘书长

尹珏林   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

近年来,我国互联网产业以迅猛速度崛起,在用户规模与影响力俱增的同时,互联网企业的社会效益成为各界关注焦点,肩负起更高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。

新的互联网平台、新的技术不断刷新我们的所见、所闻,同时也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产生了颠覆性影响,激发企业以更创新、更高效的方式去帮助解决社会痛点,使更广泛的人群受益。

Q1:你如何理解互联网和社会责任?你认为互联网可以为企业社会责任带来哪些变化?

耿乐:我觉得互联网让公益变得更透明,效率更高。但我希望互联网技术不仅是作为一种背书,还是要从初心出发去解决问题。

孙乾:互联网进入生活的程度越来越高,很多互联网头部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中发挥出越来越多的力量,大家对其影响力有了更高的期待。我认为互联网最大的魅力在于它不仅赋予企业在商业上的力量,还凝结了很多普通人的善心。好的商业模式能激发人的善意,互联网则是通过商业模式激发善意继而激发力量,让一帮普通人去帮助另一帮普通人。

熊华俊:首先,社会责任意识有待提升,整体上讲,目前还有很多企业存在履责不到位的情况。其次,边界有待研究和明确,对于企业来讲,创造经济价值和效益是最根本的,对于伴随经济行为而来的负面影响,企业也必须承担责任。

尹珏林:我觉得互联网企业有两个比较特殊的地方:第一是技术创新的快速转化,给企业履责、社会责任的内涵和外延带来了很多变化,比如信息安全、隐私等问题。第二是互联互通,去中心化,这给互联网企业履责带来便捷和降低了成本,但同时也带来很大的挑战。

Q2:你如何看待社会责任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?你们做过哪些有亮点的社会责任工作?

耿乐:艾滋病是公共卫生问题,不是人群或者歧视的问题,社会对此有很多误解。从全球来看,很多国家对于艾滋病的防治基本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。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如何进行疾病的防控?这是一个考验。因此我们开发了一个程序,所有互联网人群可以通过这个软件,基于地理定位找到离他们最近的医院、机构中心,在线预约检测,充分保护隐私。现在已经做了将近10年,很多城市出现了可喜的拐点。

孙乾:我们是餐饮供应链服务商,创立初期关注到两个问题,一是农产品难卖出去,二是贫困地区的农产品缺乏营销。于是我们自建供应链条,将农村端千家万户分散的农产品直接运送给城市端的各中小餐饮店,大幅度减少了供应的环节,也节省了餐饮店老板的成本,提高了运营效率。

Q3:中国电子工业标准化技术协会社会工作委员会的使命和工作是什么?

熊华俊:我们委员会于2010年组建,本着政府指导、行业引导、企业主导、全社会参与的工作方针,围绕标准、评价、服务、推广、合作、融合来开展工作。近几年我们以推进标准化为工作主线,分为三个层次:

一是行业的社会责任指南,包括评判社会责任是什么的标准、技术创新主题、虚拟社区管理主题,以及传统社会责任议题的不同方面等等。二是管理方法的标准,我们制订了管理体系、评价体系和报告编写的指南,主要用于规范企业在管理上如何做、如何说、如何评。三是我们正在推进完善中小企业社会责任工具箱的一系列标准,旨在帮助企业在管理上落实企业社会责任。

Q4:你觉得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履行有什么问题?还有哪些议题?

尹珏林:第一是履责的对象。卡罗尔的企业社会责任金字塔有四个层次,经济、法律、伦理和慈善。现在很多企业可能两头大、中间小,主要着力于承担经济责任、创造利润,以及做慈善、公益。而伦理和法律方面的责任履行还有改善的空间,特别是互联网行业作为新兴行业,法律没有明确界定,伦理也有很多模糊地带。

第二是从动机来看,互联网企业履责主要靠两点。首先是网民倒推,不少企业均是在舆论事件发生后才会去回应、履责。另外通过外部拉力,比如政府倡导精准扶贫、乡村振兴等政策推动履责。

Q5:你认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挑战是什么?你们是怎样解决的?

耿乐:艾滋病是非常敏感的议题,我们做这件事有很多质疑、争议、误解、歧视,最大的挑战来自大家的歧视,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科普去减少一些误解。另外,这个项目之前没有人做过,我们走在最前面,很多工作都是探索性的。企业社会责任光靠企业肯定不行,需要社会方方面面参与进来,包括媒体、政府、高校、各个机构等,才能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,做好公益。

孙乾:我们在做精准扶贫项目的过程中收到全国各地的热线电话,告知我们农产品滞销的情况。我们感激普通的消费者如此热情地参与帮扶,但也有过上当受骗的情况。于是我们开发了SOS指数,借此判断滞销情况的虚实,更好地帮助解决农产品问题。

熊华俊:我们工作中遇到了四个挑战,简单地概括一下:一是共识的缺失,如对于社会责任是什么,各有各的观点;二是解决方案缺失,无法及时解决问题;三是包容性网络发展环境下责任意识的缺失,或者说是维权意识的缺失;四是发现部分企业在做社会责任工作的时候,跟自身业务联系不紧密。

对此,我们推出了四项相应的解决方案。首先是推进社会责任标准的建立和社会责任工具的开发。其次,促进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,以及社会责任之间的对话。另外,我们还在推进社会责任的信息披露和水平评测,并在落实社会责任意识提升的培训工作。

尹珏林:总体来说挑战无非就是几种。首先是议题单一,需要引导企业更多地做实质性的议题分析。另外,履责方式趋于同质化。互联网企业分很多种,基础设施类的、服务类的、终端类的,不同类别的互联网企业应当找到适合自身业务模式的履责方式。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要尝试把价值创造嵌入商业模式里。

(夏枝和根据嘉宾现场对话整理)

午夜免费啪视频在线,99久久点在线精品,婷婷五月色综合色,国语92午夜福利2000